机器人入侵造船界考验我国造船水平

发布时间:2018-11-09 20:35来源:未知

  (航运经贸学院转自seawaymaritime公众号,内容稍有删节)

  

  造船机器人的照片

  Seaway海事新闻4月18日讯,据彭博社近日报道称,机器人正在侵入造船业。通常而言,建造一艘船需要约200人,对于这样一个面临着严重定价压力的行业而言,提高生产能力是至关重要的任务。自2014年下半年油价从每桶100美元以上暴跌至目前的60美元以来,新船订单量显著减少,迫使造船厂不得不解雇数千名员工并关闭部分船坞。过去3年来,船舶价格下滑了近10%。

  今年3月,现代重工推出了全球首个双曲面弯板加工机器人系统,重达670千克,能够通过机器和设计软件之间的远程连接对船舶前后的钢板进行弯曲和焊接。现代重工计划从明年开始使用这一机械臂,预计能够减少三分之二的焊接时间、降低技术工人数量、每年节省约100亿韩元(约合940万美元)。

  现代重工计划建立一个自动化工厂,使用机械臂,为两家附属公司供应这些钢制零件。为了进一步提高船厂的自动化,现代重工还将研发更多机器人系统来进行其他焊接和涂装工作。

  大宇造船在建造破冰型LNG船过程中已经使用一个16公斤的机械臂来焊接钢制零件,自2016年以来大宇造船已经成功交付了5艘这样的LNG船。这一机械臂可以在船体上工作,在有限空间内完成焊接钢结构。

  大宇造船称,机械臂系统已经帮助大宇造船在每艘船的建造过程中节省了约45亿韩元。基于这些成功经验,大宇造船正在研发一种更轻的焊接机器人,重量约为14.5千克。

  对于造船业而言,机器人发展依然处在早期阶段。相比之下,在汽车制造行业,约70%的工作都通过自动化完成,推进了生产速度。

  在Seaway看来,机器人制造其实还是隶属于智能制造领域的一个环节,但相比而言,中国造船厂对机器人制造的需求其实远没有日韩等人工工资偏高的国家那么强烈,目前在韩国三大造船集团开始试点的机器人无碍乎在几方面,比如:下料切割、焊接、打磨、涂装等,具备这些功能的机器人其实国内有些船厂和科研院所已经开始试点,但这些并不意味着,国内造船厂都会蜂拥的上这些机器人生产线。

  Seaway认为,原因有以下几点:

  一、先进的造船设备需要有先进科学的造船管理体系做支撑,拿南通中远川崎的机器人生产线做例子,如果南通中远川崎真的适用于中国所有船厂,那为什么不是大中小型国有民营船厂都上这套机器人设备呢,目前我们在无余量控制的精确度,成本控制的体系等方面与先进国家还有差距。

  二、造船设计的水平有没有达到一流船厂的要求,不可否认,我国近20年来在造船设计水平已经有了长足发展,但为什么二手船市场上还存在日本造的散货船价格比国内造船厂造的散货船价格要高的现象呢?为什么会有船员机务在网上称,国内造的船质量太差的言论呢,而大家也都知道高价船型,复杂程度科技含量较大的船型设计一直掌握在欧洲几个航海强国的手里,这里面包括了造船届里的两大皇冠上的明珠:豪华邮轮和LNG运输船。客观的说,在船舶设计方面,中国的大部分设计院所和设计公司还停留在详细设计这一层面,尤其是非干散货类运输船舶,多少船厂经常在首制船建造的过程中暗骂吃了设计公司的亏,图纸改了又改,导致反复送审,而下面的设计部门又没有这个能力去解决这些事情,只能依赖设计公司,目前一些国内的一流船厂可以做到部分船型的详细设计和生产设计是由自己的设计研究院独立完成,但大部分的船厂其实还停留在依靠设计公司的层面,回到造船机器人的推广上来说,并非是上一套机器人设备就能解决船舶设计缺陷和修改带来的返工问题,因为机器人在选择如何焊接,涂装的钢板的前提是,得有强大的技术去支撑它去正确的完成下一步工序。

  三、新造船的市场价格未必支撑目前大部分船厂大面积使用机器人取代传统的人工造船模式,自从BDI徘徊在1000点左右的这几年,大多数船东实际上在为低运费苦苦挣扎,实际上大部分国内造船企业的利润只能保证在5%上下,有些船厂甚至是在低于盈利水平下接单,为的是维持船厂的生产发展。文章开头提到的韩国三大造船企业为什么出现工人失业的情况,其实并非是造船工人工资高导致的,主要还是因为新造船价格上不去,就更别谈造船厂的利润了,在这种严峻的市场行情下,你还指望中国船厂去花钱投资机器人生产线?Seaway认为,大多数船厂当前需要解决的头等大事恐怕是接到更多能维持船厂生计的订单,确保这些订单不亏钱,能交掉吧;而一些手握国家资源的国企船厂,在得到了部委的支持和补贴的奖励下,是会考虑用国家给的钱去尝试“工业4.0”智能制造的转型。

  四、造船行业整体薪资水平偏低,据韩国金融监督院(FSS)的数据显示,大宇造船的员工和高管人数从2015年底的12855人降至去年第三季度的10183人,减少近2500人;同期,大宇造船薪资总数从9890亿韩元(约合9.2785亿美元)降至6790亿韩元(约合6.3702亿美元)。另外,大宇造船员工平均年薪从2015年年底的7500万韩元(约合70363美元)降至2016年底的6000万韩元(约合56290美元),预计2017年平均年薪将进一步降低至5000万韩元(约合46904美元)左右。因为手头没有2017年韩国造船工人平均的数据,只能拿前几年的做个简单的比较,2017年大宇造船员工的平均年薪是4.7万美元约和人民币29.6万/年(汇率按6.3计算下同),而2016年则为35万/年,2015年为45万/年。目前中国造船员工的普遍工资只有5000人民币/月,一年算下来也就是6万上下,由于劳动力成本偏低,中国船厂缺乏拿高价的机器人去取代低价的工人劳动力的动力。

  五、国产船舶设备质量和技术相对落后,仅凭上马机器人造船生产线是无法改变大量出口船舶使用进口设备这一事实的。对于高端船舶,经营部在核价的时候都发现船舶的大部分利润都被进口的设备占据了,那些主要设备,主机,发电机,锅炉,氮气发生器,侧推,通导设备国产自主研发的比较少,这里面大家耳熟能详的曼记、瓦记、康记、麦记、罗记设备,价格往往高的吓人,与其说大力发展机器人造船不如在这些领域加大核心技术研发的投入!只要扎扎实实去做科技研发投入与积累,时间最终会站在我们这一边。